推廣 熱搜:

除被挑斷手筋腳筋外,還要將其逐出門派,永世不得進入門派

   日期:2020-03-25     瀏覽:2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他還被送進了魔血洞窟,他那時一定是傷痕累累。魔血洞窟及其兇險,別說是受傷了,就算是不受傷,也不能輕易的從里面走出來。出
  他還被送進了魔血洞窟,他那時一定是傷痕累累。

    魔血洞窟及其兇險,別說是受傷了,就算是不受傷,也不能輕易的從里面走出來。

    出來之人,要么變得瘋瘋癲癲,要么像變了個人似的,做事畏首畏尾。

    像鄭十翼這樣,還來挑戰“過三關”的,倒是沒有一個人。

    “難怪他一定要為自己洗刷冤屈,原來是受到了莫大的折磨??!”

    鄭十翼所經受的這些折磨,放在他們身上,他們沒有一成的把握能經受住。

    懲戒長老的臉,一如最初那樣平靜,讓人看不出他的心思是什么。

    徐颯偷看著懲戒老祖那波瀾不驚的神情,心中暗暗大定,執法堂的堂主長老,上次也是這樣的神情。

    “是這么回事!”徐颯聳聳肩膀很是輕松的說道:“但這一切,都是因為你在領取獎勵處先不給我面子!所有的錯誤并不是我一個人的……”

    魏長老面色“唰”一下,變成了慘白,心道:你小子傻了,瘋掉了嗎?在懲戒長老面前說這種話,不是找死是什么。

    魏長老伸手猛拽徐颯的胳膊吼道:“你給我閉嘴!”

    徐颯幽怨的看了魏長老一眼,心中暗是抱怨,上次,上上次,上上上次!那些在執法堂的每一次,都是您教我這樣應對的啊,你們上層之間都暗中有利益交易的??!

    魏長老不等徐颯把話說完,趕忙將他拖到了身后,膽怯的看了懲戒長老一眼,解釋道:“懲戒長老,我孫兒的確與鄭十翼有過節。”

    “但情況并不像他說的那樣。我當時確實是認錯了通緝者,才錯誤的誣陷了他。”

    “后面找人來,找這小子麻煩,這完全是一時被沖昏了頭腦。還請長老看在他年幼的份上……”

    “牢房中他被人打,完全是因為,他太過狂妄,與我孫兒一點關系都沒有??!”

    “這種品行的人,不被送進魔血洞窟削削銳氣,那還了得!”

    “這小子剛才擺明扭曲了事實,還請懲戒長老,替我孫兒做主,懲罰這卑鄙狂傲的小人??!”

    魏長老一臉的委屈,好像受委屈的是徐颯一樣。

    鄭十翼心中冷笑,明明受苦的人是自己,到頭來竟被說成了誣陷別人的人,魏志興這老東西跟徐颯一樣,不是什么好東西!

    懲戒長老抬起頭,眼中的寒芒,頓時讓所有人都閉上了嘴。

    “我出面,不是管誰對誰錯的。”懲戒老祖圣印平靜的沒有半分情緒:“今日我來是為闖過三關之人,伸冤、洗刷罪名。”

    “你們若不服氣,完全可以挑戰三關。”

    霸道到了完全不講理的發言,令在場的眾人都有一種窒息的錯覺。

    懲戒長老走到鄭十翼跟前,指著徐颯,一一細說道:“你說,邱天浪的人頭,明明是你獲得的,徐颯說是你偷的?是嗎?”

    “按照門規第三十五條,誣陷詆毀同門弟子,杖責五十到一百不等。徐颯行為惡劣,應判一百杖!”

    “徐颯心存不服,找同門弟子挑釁,使得你被抓進牢房,險些被眾人圍毆致死。”

    “按照門規第二百一十條,陷害同門弟子,險些或致使同門弟子送命,必須廢除修為!”

    “什么?廢除修為?”除徐颯之外,所有人聽到這一條,臉都變成了墨綠。

    修為要是被廢除,那將徹徹底底的變成普通人。

    讓一個修煉了多年的人,突然失去了修為,那比殺了他還痛苦。

    徐颯緊張的開始吞咽唾沫,他很清楚的感覺到身旁的魏志興長老,此時的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!

    他想阻止懲戒長老說下去,可是被懲戒長老瞪了他一眼,他立馬把話壓了下去。

    懲戒長老繼續說道:“因為先前的事,你被送進了魔血洞窟,險些死在魔物之下。”

    “按照門規第七百四十九條,因陷害同門,使得同門進入魔血洞窟,等危險地帶,險些送命者,除被挑斷手筋腳筋外,還要將其逐出門派,永世不得進入門派!”

    “你因為受到冤屈,不得不通過‘過三關’,為自己洗刷冤屈。”

    “按照門規第八百零八條,因陷害同門,使得同門不得不通過‘過三關’,為自己洗刷冤屈者,以死處理!”

    “徐颯犯下的錯該受的罪責,我已說完!”

    “他數罪同犯,你說怎么罰,我就怎么執行!”

    懲戒長老像待命的侍從,等待著鄭十翼的命令。

    其它人立馬將目光轉向了魏志興……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星空棋牌旗下名称